#未分类

鲍鱼直播app怎么下载

fhaini1943头像

..co,最快更新慕少的千亿狂妻最新章节!

她瞧见景辰衍来了,一瓶刚开的啤酒,放在他面前。

“来来,喝两杯!”

景辰衍嫌弃的看了啤酒瓶,坐姿靠后,双手环胸,远离冰镇啤酒!

“宋星辰,我发现是越来越放纵自己,不知道喝酒会干扰大脑清醒吗?看哪个研究人员,拿着酒瓶吹的!”

星辰脸喝的红扑扑的,好不容易放松片刻,景辰衍还没完没了的说教。

“不喝拉倒,还教训我,知道谁是老板吗?”

哟嚯,拿老板头衔来压他。

景辰衍从小就是众星捧月,不管是家里还是学校,还没人敢给他甩脸色。

宋星辰一个老板就敢压他!

他生气站起来,直接转身就走。

星辰见状,这人这么容易生气的?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酒被吓醒了一半。

“喂,等等,我说两句都不行,还跟我生气!”

“这么小气的啊,看我从去年给留言到今年,差不多都快半年了,一个字回复都没有,我跟生气了吗?”

“景辰衍,别以为只有有脾气,我也是有脾气的!”

还跟她告白呢,就这种小肚鸡肠,两人要真在一块儿,三天两头的吵架,日子没法过了。

还好,她男朋友是慕霆萧!

星辰追出去,追到外面,景辰衍刚开始走的很快,听见星辰后面说的话,慢下来了。

走到马路边缘时,停下。

回头看了身后宋星辰一眼,大概酒醒了些,脸上还有些微红,眼睛没不迷茫了。

他停下,双手插袋,站在马路边缘线上。

“干什么?就这样还不让人说了?”

看景辰衍都嫌弃她了,星辰心情真是无比沮丧。

从S市到帝都,她向来都是人群中的焦点,别人家的孩子,媒体群捧的对象……

短短几个月时间,好似从天上掉下来了。

再也不是站在云端,一览纵山的那个人了。

她走到马路线边缘,不顾形象的坐下。

展厅周围的路都是新修的,没什么车经过,路边棚尽头,就更没人过来了。

她坐下后,抬头看了景辰衍,眼神有些迷茫,脸颊带着微醉的红晕,她问了景辰衍一句。

“我是不是很差劲?”

说好拉慕厉琛下马,结果人家混的更好了。

报复林佳薇,人家和富二代好上了。

扶持起来林若思,哟嚯,这个就更厉害了。

在商场上发光发热,受无数财经记者追捧,快赶上她了!

景辰衍极少看见宋星辰没自信的一面,他眼中的宋星辰,向来自信十足,野心滔天,只要想做什么,几乎没有达不到的。

她这个人展现出来的状态,和整个人一样,如同漫天星辰,恒古万年都在闪烁光芒。

而宋星辰,在众群星中,一定是最耀眼的那颗!

怎么去了一趟西部回来,精神面貌就直线下降,都没自信了。

西部研究室那边能人很多吗,被打击了?

宋星辰研究的无人机系统是世界级领先的,可说迄今为止,无人能匹。

对于这点,景辰衍心里还是有数的。

他坐下来,两人坐在路边。

大排档里的谭哥看见了,拿了两瓶酒,一次性杯子,一个小方椅子,什么花生米,凉菜,烧烤盘子,端过去。

放在两人中间,做完这些就自动退下了。

景辰衍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七分满,端起杯子浅抿一口。

劣质啤酒味道很怪,他不喜欢。

一口咽下,没吐出来!

他思来想去,大概觉得宋星辰的精神面貌是爱引起的。

“人说爱是女人的天敌,一旦爱,再聪明的女人都会变蠢,宋星辰,谈爱后确实变得蠢了!”

宋星辰生气的否认:“哪有,我才没变蠢!”

“呵,中科大里有几个学姐,读博士,论文成绩很好,研发方向也很有前途,结果谈个爱,结婚,怀了孕,带孩子……三年时间一事无成,说是不是蠢的?”“更蠢的是,三年小孩子上学,终于能重回研究所,结果又怀孕了,再一个三年……这辈子也差不多耗完了。我导师提起她们都是一脸的恨,如果当初再坚持两年,现在什

么都有,名声地位钱房车!”

“现在呢,没钱,靠老公养活,老公混的不算差,说好听点是小管理,说难听点就一打工的,房子都买不上,还得租房子。”

“小孩学籍都是问题,没房学籍落不下,前几天跟我打电话,说让我介绍进入宋氏集团,问有没有能七折买个一居室的房,让孩子先把学籍落实。”

“我拒绝了,一居室两个孩子两个大人,怎么住?就这钱都得靠进入宋氏拿员工价买,说是不是蠢的!”

“本来有大好前途,这辈子都搭进去!”

星辰正儿八经的听景辰衍发牢~,一想,确实这个理。

她和景辰衍很久没说话了,大半年了。

星辰不知道他学姐年龄多大,能让学姐放弃读博而去结婚,那男人应该有优点的。

她和慕霆萧各方面条件,比他学姐好很多。

但星辰能听出来,他是拐着弯的提醒她,别那么早结婚。

一结婚就得要孩子,孩子出生后,最少三年精力放在带孩子上。

过了三年,二胎又来了。

这样一算,整个人生最值钱的青春和精力,都浪费在培养下代上。

如果她是普通人,无可厚非。

她也有科研梦,有征服星辰大海的决心!

景辰衍在旁敲侧击她,牺牲这么多,值得吗?

若是旁人,大概是不值得的。

如果是慕霆萧,值得的。

两人还年轻,孩子晚点要没关系,如果能遭得住长辈催促,那么过几年再要也可以。

见星辰沉默,景辰衍开始喝酒吃烧烤了,没有刚才进入大排档那番的嫌弃。

一边吃,一边暗中观察星辰。

他看得出,这话宋星辰是听进去了,但她如何决定,景辰衍却无法干涉。

他问道:“最近是受了什么刺激,雄心壮志都消失了,当初和我在感动Z国年度大奖舞台上,放狠话的那精神劲呢?”

聊到这个话题,星辰叹气一声,“唉,别提了!”

景辰衍拿上一鸡腿儿啃,问道:“被谁打击了?”“知道的,我没去西部之前,慕厉琛是我对手吗?还不是被我压着,不过就五个月不到,我发现旗下投资各个领域,都被他围剿!”

Tags:
<<     >>